美国充分就业问题仍未解决_全球导读_云掌财经

该公司一直缺少足够的技术监控人员,这一职位需要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技能,同时需要员工没有吸毒史。几年前,他曾在当地广播新闻台发布招工启事,有约100个求职者前来应聘。可是其中,有多达三分之二的人不能通过药物测试。而技术监控这一岗位需要职工保持绝对的清醒和警觉,所以决不能容忍吸毒史。

MLP钢铁公司目前已经计划,用机器来代替工人,以此填补岗位缺口。很多面临相似困境的制造业公司恐怕也会逐渐走向这条道路,而美国制造业职位数量也会因此进一步减少。

他们公司已经降低了招工要求,而且岗位待遇相当丰厚:时薪12至20美元,附加健康保险和福利,可依旧难以招到合适的人选。这是因为,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和美国铁锈地带大部分地区一样,遍地都是滥用止痛药或吸食海洛因的瘾君子。据2014年宾夕法尼亚州制造业商会报告显示,有三分之一的潜在雇员拒绝或不能通过药物测试。

一边是大量急需工作的失业人群,另一边很多公司也面临劳动力短缺。

最终他放弃求职,成为自由工作者,自己制作杂志和电台节目,还在学校演出来赚钱。生活很艰难,但对他来说,最艰难的还是面对人们的态度--他说,人们对于残障人士总还是会有异样的眼光。

小镇相对保守,身为同性恋的摩尔自小就遭到了排挤,也因此在高中就辍学。辍学后,他曾在当地矿场工作,但由于吸大麻而被辞退。此后他就再也难以获得稳定的工作,甚至不得不沦落街头,成了住在公园门口的流浪汉。

残障人士

(原标题:美国“充分就业”的背后:多达2000万人依旧一职难求)

23岁的摩尔(Tyler Moore)住在肯塔基州马丁县的一个小镇上。这个小镇主要靠煤矿产业发展。当地经济相对落后,工作机会也少得多。受限于此,摩尔也只能在寻找工作的过程中频频碰壁。

劳动力短缺

美国婴儿潮一代人口剧增,残障人士数量也大量增加。在美国,目前有约900万人接受残疾保险,而这些残障人士在找工作时业面临困境。

宾夕法尼亚州的MLP钢铁公司就一直饱受招工困难的困扰。该公司主要生产定制冷拉钢、异形钢丝和其他钢铁产品。他们面临着大批外国公司的竞争,所以必须提高生产效率,招聘的工人也必须达到行业顶尖水平。

美国不同地区经济状况差距很大,因此职业岗位地域分布也很不平衡。

他曾做过洗碗工、仓库管理,也曾在残障中心担任志愿者。在求职时,他不免遭遇别人的歧视和冷眼。“有次面试时,有个面试官故意对我用非常慢的语速说话。所以在面试结束后我直接跟他说,你应该去上上我上的语言恢复课。”他提到自己的面试经历,“他当时脸气得通红,然后我就没得到那个工作。”

自美国经历“大萧条”后,经济学家开始关注美国就业情况。自2010年后,美国就业岗位已经增加了1580万,但仍存在大量结构性失业人群。这些结构性失业人群包括正在求职的、失去劳动力的和正做兼职找不到全职工作的美国人。

他说:“如果你是个黑人,就必须要在工作时双倍努力。而如果你是个有残疾的黑人,那困难程度就完全是另一个境界了。”

事实上,他的工作能力并没有任何问题。然而,每当进行面试时,面试官发现他已经五十多岁,工作机会也就随之消失。--这也在情理之中,毕竟没有那个公司愿意雇佣一个快要退休的员工,尤其是还需为他交付医保费用。据调查,随着超过55岁的美国人比例增多,求职场上年龄歧视的现象也越来越严重。

地域原因

这些人找不到工作的原因纷繁复杂:有的人欠缺工作所需技能,有的人有犯罪历史,有的人存在身体残疾或年纪过大而在职场受到歧视,还有的人仅仅是因为居住地工作岗位已经满负荷,难以在当地找到工作。

当然,面试时面试官会尽量避免直接询问我的年纪。因为这可能会有年龄歧视的嫌疑,而年龄歧视是违法的。但是,面试官最终拒绝录用我的原因,也很明显就是因为我的年纪。

Mike Schlager此前就职于一家木材公司,担任信息系统经理。他非常资深,受到的待遇也是全部门最好的。但在公司管理变革的过程中,最高的待遇反而使他成了公司改革的目标。他失业了,之后他经历了长达15个月的求职,但依旧没有结果。

沃尔夫(David Wolf)今年四十岁,是三个孩子的父亲。他拥有圣彼得大学学士文凭,原本并不愁工作:他做过销售、管理,也曾当过海军陆战队队员。然而,2012年他曾因伪造姓名和社保号码来非法获得处方止痛药而被控告。在坐了五年牢后,他出狱后就再也难以找到工作了。

公司首席执行官Pfeifer抱怨道,我们已经不缺生产机器和原材料,唯一欠缺的只是没有吸毒历史、能够认真工作的职工而已。

2月3日,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月度统计报告,显示美国1月份增加了22万7000个工作岗位。然而,尽管近来不断有专家称美国已经达到充分就业,但目前仍有约2000万美国人处于失业状态。

48岁的Leroy Moore住在伯克利,目前是个自由职业者。他毕业于南康涅狄格州州立大学政治科学专业。但不幸的是,他患有脑神经失调,这种疾病会逐渐影响他的肢体和肌肉协调,并最终影响语言能力。

他表示,很多单位即使给了他面试机会,但在面试时总会谈到他曾经的犯罪经历,由于很多公司的政策限制,最终都会拒绝雇佣他。沃尔夫抱怨道,他现在找不到工作,也难以养活家人。

美国“充分就业”的背后:多达2000万人依旧一职难求

Schlager已经降低了自己的待遇要求,也愿意做一些能力需求较低的简单工作,唯一的底线是希望雇主提供医疗保险。尽管如此,他依旧难以找到工作。

但目前的问题是,摩尔需要离开生活二十多年的故乡,到外地工作。他自然不愿离开家乡:他的家人都生活在老家,父亲也年事已高。可是他在家乡实在难以找到自立机会,他没有别的选择。

沃尔夫家中有三个孩子,而像他孩子一样受到父母犯罪经历影响的孩子并不少:现在美国有近一半的孩子的父亲或母亲有犯罪经历。在美国,处于黄金工作年龄(即25至54岁)的人中,有34%拥有犯罪记录。而这些有犯罪记录的人也大多会在求职时碰壁,因而再次犯罪的几率也增加:据调查,有约一半的人在被释放后八年内会再度入狱。

年龄歧视

犯罪纪录

美国数十年来一直在打击非法使用毒品和药品。法律打击力度加大,使得被指控的人也增加。每年有超过五十万的人因毒品相关的指控而坐牢。这数十万曾因毒品坐牢的人被释放后,成为庞大的失业人群。

在朋友的帮助下,他终于决定振作,决定重新找工作。可是当地的矿产已经关闭,他只能在离家一个半小时路程的范围内寻找工作,却一直无果。无论求职态度多么诚恳,也不能掩饰他曾辍学和吸毒的人生污点。求职路上频频碰壁的他,最后甚至不得不驱车至几百公里外的隔壁州找工作。庆幸的是,他最终在一家养老院找到工作,这份工作并不轻松,报酬也不丰厚,但至少足以让他自立。

年龄歧视也同样是困扰不少年长求职者的问题。55岁的Mike Schlager就是其中之一。

制造业目前普遍面临劳动力短缺,其原因主要有二。其一是随着老一代制造业工人退休,年青一代普遍不愿从事制造业,其二药物的滥用加剧了劳动力缺口。